思歸客

[言為心聲]
微博@林紫菀菀菀
感謝一切給我小紅心和小藍手的小可愛,也感謝點開我的空間的您,既然點開了,便為您介紹一下我自己吧——
終極長弧,大約是重大節假日才會回來看看順便發點東西的人。
非洲小仙女,沖田組粉絲,安定的迷妹。喜著漢服,近來也迷上了和服。
日常懶癌不怎麼愛寫新的東西,學業繁忙日常搶作業。在此搬運在名朋寫的舊文舊戲,太古早的東西是簡體,存稿罷了,近來較為滿意的東西基本上都是繁體寫的戲和簡體的長篇文章。補充一點喔、目前而言我的筆下會走一些私設,關於這些我會全部標註清楚的,不喜者請自行避開。
愛好廣泛,可能我上一篇還是同人文或戲,下一篇就是旅遊建議什麼的。
文筆一般,畫風靈魂。便是對我實力最好的形容。
是被吐槽為自帶老幹部屬性的老年人,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很溫和的唷?自認為性格很好且易於相處,順便歡迎找我狗(不是)
最後,名朋562王春燕,629大和守安定,1024審神者,給您拜年

池田屋蝉鸣[上篇]

高亮!开始阅读前麻烦耐心看完这个前言
*实在抱歉,因为好久没写文章了,文词不流畅的现象实在难以避免,而且华丽的描写会很苦手,所以没什么漂亮的语句,主要是自我脑补的产物。

*人物性格的理解可能也与其他人有出入,本篇中清光和安定是付丧神设定,除了彼此无法被其他人看见。身高比来到本丸时还要矮一点点,在那个时候衣着更像是新选组队服。

*我明白这是个老梗,但是我想用自己的笔触去描写心里的这段历史,虽然有些地方已经是陈词滥调,但是多少会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吧。重点部分在于池田屋,希望您能看完再给予评价。(自己立的flag哭着也要写完)

*能力有限考据不能做到特别严谨

顺便,喜欢的话给我个赞/爱心好不好啦(…)或者在评论区指正一些不足也可以喔
那么,没问题的话请开始阅读吧!↓
——
元治元年,旧历六月,新选组屯所。

微风夹杂着夏日的炎热铺面而来,不知从何处猛然冒出的蝉鸣,像是金属兵器相击碰撞擦出的声音,铮鸣着在整个屯所里上下翻腾。

大和守安定静静坐在游廊上,并没有心思在意这些,只是望着浮云向血色天际进发,思绪也飘忽不定一同远去。待会冲田君要去完成任务,他会选择谁一起出阵呢?少年模样的付丧神微垂下头,嘴角不由得扬起点点笑意。"肯定是我,毕竟…"他小声念叨着,突然听闻背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便连忙止住了言语故作无事地扯扯围巾。

"喂安定,冲田君要带我去集合啦——"加州清光匆匆忙忙地跑过来,草鞋轻快地敲打着木板吱吖作响。他连气息都来不及平复,就把双手置于安定耳侧,凑过去大声宣告,拖长的尾音里洋溢着满满的骄傲。安定连头都不愿意扭,侧身推开对方,抱臂看着清光顺势在一旁空地坐下,那双红眸中的得意都快喷涌而出堆满整个庭院。

"什么,应该是我去才对,你没开玩笑吧?"安定前倾着身子颇为不信地盯着清光的表情,企图从中发现一丝说谎的痕迹,却不得如愿。

"没骗你,自己回部屋去看看不就行了。你那么难用,肯定是我更适合出阵。"清光则是坦然接受了那充斥着不乐意的目光,竖起手指在脸旁摇了摇,鲜红指蔻晃悠了一圈最终指向自己。

"哈,你也好不到哪去吧。"安定立即笑了一声,眉峰皱起向后仰去倚靠在柱子上,停止了对此问题的探讨。

"算了,我相信冲田君的选择你去,有他自己的道理。"

本如金石相击的蝉声戛然而止,正如之前突兀地出现一般,现在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无迹可寻。天色暗了些许,空气中涌动着寂静的海浪,冲去了分毫热意。安定轻声打破了一院沉寂,一字一句郑重地落在地面上,

"清光,替我保护好冲田君。"

"那还用你说。"

"约好了哦。"

"嗯,约好了。"

沉重的氛围和有些不好的预感黏糊糊地围绕在身侧挥之不去,安定与清光对视一眼,旋即咧开嘴角大笑起来,似是笑声可以退去心中莫名的不安一般。

"那,我走了哦——等我回来。"

"知道了知道了,等会小心点啊。"

清光迈着轻快的步子小跑至冲田君的身侧,安定则站起身来看着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完全消失在暮色中才放下心来,抱臂倚柱而眠。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平安归来好了,他如此想著,便陷入了沉睡。

——

加州清光此时正行走在队士中间,微微仰首看向冲田君的背影。即使出战多次,冲田君的队服依旧是干干净净的,磨破的地方也细心地补好了,完全看不出血污和破损——真好啊,清光无意识地呢喃着,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萌生这样的念头,像是远行客在临行前会怀念所见之景似的。待会回去要给安定讲讲这次的经历,毕竟像这样独自和冲田君在一起的机会很难得啊。他早已渗出汗水的手心按在刀柄上,摒弃了杂念弯下身子继续向目的地冲去。

夜色铺满了寂静的小巷,只有聒噪的知了叫个不停,似乎是在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去歌唱。伴着一路蝉鸣和向后方掠去的微风,队伍终于来到了池田屋。

[新选组例行检查!]近藤先生突然做出了搜查的指示,其余的队员便如潮流一样涌进了狭小的店面,击打着里面所有尝试溯流而出的人。

拔刀,斩杀,负伤,再战。

"真是的,难道那些知了不嫌热嘛。"经历了一番厮杀后,清光紧跟在冲田君身侧一同冲上了二楼。即使在屋里,耳边满是嘶吼与哀鸣,他也可以从中辨别出外面未绝的蝉鸣。真奇怪啊,他无言感慨道。燥动的空气像是浆糊一般,包裹着让人觉得很不舒服。清光可以感受到冲田君的汗水滴落在刀刃上,和淋漓的鲜血混在一块,顺着刀锋掉在粘稠的浆糊里。
室内的炎热加剧,蝉鸣也更甚了。

清光觉得一阵眩晕,连手中的刀都无力地松开掉落在地上,沉闷的响声没有人可以听见,但他还是忍着噪音摇摇晃晃地紧跟在冲田君身后。要保护好冲田君,不可以放弃哦,他轻声说着,蹲下身尽力去捡起自己的刀,却被难以抗拒的力量袭卷而倒在地上,像是一整朵椿花落入了污泥一般,清光俯在淌着血红的地板上。


蝉鸣还没有消散,尖锐地刺痛耳膜。


他缓缓抬手捂住耳朵,试图回避对他而言算得上振聋发聩的响声。即便是这样,他也在哄闹中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声音,是刀剑完成了使命,以生命战斗到最后一秒的证明。浑身的气力都被抽空,凝聚在孤零零落在地上的刀尖,而后又在断裂的纹路里消融殆尽,随后便是听觉的丧失。他再也不用经受鸣蝉的聒噪,更不用听到敬重的主人咳血的声音。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他自嘲地扯着嘴角,连微笑这样的动作都无法完成。

现在,清光只是隐约瞥见冲田君晕倒在地的身影,挣扎着站起来想去到冲田的身边,却一下没稳住滑倒在地。不能认输,不能放弃,还没到结束的时候啊。他无力地伏在老旧的木质的地板上,竭力探出手朝着冲田君所在的方向伸去。
眼前是一片模糊,所见一切尽数都染成了血红。

啊啊…今天出阵前涂着的指甲油都掉了不少,这样太狼狈了,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啊。

血色填补着指甲上被蹭掉的地方,鲜红与暗红混杂在一起刺的眼睛酸痛。

红色,红色,满目都是红色,这本是他最喜欢的颜色,现在看来却是那么厌恶。他微微张唇,最后的声音微不可察,吐出的字句悠然飘荡在夏季的夜风里,如云烟一般远去,无论如何终是消散了。

"…呜,已经连悲鸣都无法发出了吗。不好意思,安定,我…要失约了。带上我的那份…一起守护冲田君吧。"

——

"哇啊——!"此時还坐在廊下休憩的大和守安定猛地站起來,他似乎听见刀掉在木质地板的响声,像挽歌的前奏一样,安定压下心头的悸动抬眼看着天,夕阳早就落下了吗?像谁的眼睛一样美丽绚烂的暮光,被沉默的夜色吞噬了。

——
tbc.

又是存梗

這次真的是明年才能寫完的東西了(…)       💮新年祈願      “寫下你的願望吧。”              🎋  “新的一年,要成為安定的人。”                   審神者伏在案上一筆一劃地寫下自己的心願,背著一旁的近侍,少女將不能明說的情愫鄭重地寄託于紙上。“…呼,終於寫完了!”有些晃神的近侍聞言湊近了些看向紙上的內容,本以為是什麼新的工作報告,結果看見了一串不熟悉的中文,“您在寫什麼呢?”“是新年願望喔。”                太 、太近啦!少女慌慌張張地想著,慶幸對方看不懂自己寫的內容。 “新…年、安定、…人?這是什麼意思?”“…沒什麼啦!”“啊,我知道了。”“????”“意思是,新的一年里安定也要斬殺更多敵人。承蒙關愛,我會努力的。”“????????”

做了一張壁紙鼓勵自己…♪
正心誠意,實際上是在《論語》中讀到的,但是這个解釋是用來糊弄家長的(?!)看見那個圈出來的“誠”了嗎、還有那些和風的圖案?!!!!!這是一個暗示,要是有旗幟的話我一定會加進去的,可惜並沒有合適的素材,不過我自己能懂就好了www

素材來自于黃油相機內的字體和圖案,以及天天p圖的貼紙。(…突然暴露了自己的p圖軟件之二)


#存一个簡單的審神者人設

林白薇,十七歲,新入職的女性審神者。

*靈動。活潑。可愛。會傻笑著說出頗有道理的話語。

*常年身著半舊的制服,外面披著黑色的斗篷。風格類似於離開自己家時的衣著。

*因為家中經濟壓力無法供給薇薇讀書,只好託付給遠方親戚,即玉笙的父母,自幼同玉笙一起長大,雖說表面上是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結果對方一家子都寵著她慣著她。加上親姐姐每週都會悄悄跑來看她,兩人一直保持著每日通訊的習慣,姐姐向來是待她很好,所以並不會像其他的被家人送走的孩子一樣,總是有些陰鬱。由於玉笙年少時期便繼承了父親的本丸,某天深夜他从現世趕赴本丸處理公務時,被薇薇抓了個現行,小姑娘憑自己那一點點靈力便混著去了,當然一到本丸門口就被拎出來了,之后又死活不肯離開,無奈只好留下她來。兩人乾脆一同在本丸成長,極少回到現世,薇薇正是那時瞭解了付喪神的世界。十五歲那年她獨自回到現世,因擔心收到阻攔,便瞞著所有人向時之政府提交了入職申請,通過后才告知家裡人。(其實發現薇薇這個算是幼馴染加異地戀。…)

*是年少時在本丸吸取各種靈氣滋潤出來的,很有靈氣的小姑娘。

*這個是完全走乙女向的審神者——小姑娘最喜歡的刀是加州清光!

實際上是喜歡的是別人家的清光君,是因為被寄養在親戚家后無意接觸了付喪神的世界才入職成為審神者。如圖所示是等待審核時所言,正在思考該怎麼和清光解釋自己要離開這個本丸,創造一个屬於自己的本丸——那樣肯定會接觸很多振一模一樣的加州清光,屆時該如何收場呢?

雖然清光並不是真的需要小姑娘去哄的刀,不管怎麼說,他可是利刃,自然不會有如此舉動。

——

“但是怎麼著也應該去關心自己喜歡的刃,並且好好解釋一番——欸、你說,帶這款指甲油送給他好不好呀?”小姑娘如是說道。 

還是一個,存梗(…)
碼一下筆下某兩個審神者的日常。手機似乎發不了兩張圖…??於是只好一張一張存了。設定正在抽時間碼完整版,目前祇有一點點隨意寫下的東西,於是先這樣吧!!我去補必刷題了🌝

一個flag沒拔,另一個flag又起來了

等下個星期月考結束了,就肝完老早以前説要寫完的池田屋事變。說起來,這個還是八月份鍛出老祖宗的時候立下的flag。…

…我說了一個暑假,結果現在開学三個月了我還沒寫完上篇🌚寫完池田屋上下兩篇就寫一篇極東和一篇史向金錢組👌祝我不要禿頭。

之後的計畫是,安定的極化賀文和期間寄出去的書信。
(↑這是一個,已經拖延了不知道多久的腦洞)

一個存梗

“我試圖用愛的細線去留住他疏遠乾淨的笑意。”這似乎是錯誤的行為吧,从時之政府的角度來看。不過是非黑白,都是世人口中之言就是了,何必為此而苦惱呢。

我真的,超級喜歡這個新人設。對,這是我閨女,為女兒爆肝產糧蓄力中👌大約會走乙女向,因為之前的設定是處於注孤生的狀態,類似於“恪盡职守,僅此而已”(…)這一次是“去你的不成文的規定,我就是愛上了自家付喪神,我已在戀慕的网里越墜越深。”

為了避免啥都不寫就占tag蹭熱度,我就意思意思亂寫個標籤吧。關於外貌方面我還在糾結,目前祇有性格方面的設定💦

安定的極化感想

* 雖然說,極化后也算是認可了審神者,我也希望有朝一日他會心裡記著審神者,但是這是在他依然銘記著沖田君的前提下。刀劍的存在本就特殊,与人類不同。他們有著與我們不同的觀念和意識。對於大部分的刀而言,自從被鍛造出來,直至折斷之前,是會有很多位主的。也不一定要以[只奉現主為尊],去衡量刀劍男士是否忠誠。私以為衹要是願意竭力為之而戰,便可以不計心中到底有著誰。

*極化后更帥了,能看見新的立繪聽見新的語音,單純从這點來講,我還挺開心的(……)當然安定的打扮依然很像沖田君。怎麼說呢,看著很心酸。內裡的衣著比起戰鬥時所著的衣物更像是病人的衣服。之前也看過一個說法,在那個年代,這樣的圍巾是病人戴的。之前可能覺得還好,但是結合現在的衣著,我🔫

*看完書信覺得很奇怪,很奇怪,怎麼會說忘記就忘記呀,過去的事情,一直仰慕的前主,怎麼會說忘就忘啊。現在有兩種可能性,一是安定真的選擇忘記沖田君。當然這種說法我並不贊同,剛入坑時我很希望他能忘記前主,希望他能稍微親近一下審神者,但是隨著時間流逝,有關那段歷史和其他一些方面,我瞭解了不少。現在所持的觀點是,正是那段過往造就了我眼前的這位大和守安定,造就了我喜歡的那位,少年模樣的付喪神。如果真的忘記了前主,我不知道該作何評價,衹是覺得很心塞,甚至有些難以置信。這是要經受多少痛苦和絕望才會選擇遺忘啊。突然變得有些親近審神者了,反而讓我不安。

第二個可能性就是他是假裝忘記。這就更心酸了吧,原諒我詞窮,現在除了心酸我找不出第二個詞語來形容我的感受。是為了不讓別人擔心嗎…?還是為了強迫自己忘記…?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都,很,心,酸。

*關於是否送安定去極化的事情,我想了很久,从知道了這件事就開始想。(雖然我是國服但是這不影響我提前做好思想準備🌝)如果不讓他去修行,對於過去他依然會留有執念,依然會心心念念沖田君。但是讓他接近真相,重溫前主的病逝,無疑也是一種痛苦。是兩難的處境啊,既不希望他繼續在意著一些事情,也不願意讓他重新面對那些事情。兩邊都是痛苦的深淵,我相信他的毅力和堅定不會讓他輕易迷失心智,但是我不希望也不想看見他去經受這些。

*然後粗略地瞄了兩眼極化語音,因為日文不好我衹能勉強看幾句,mvp臺詞倒是看明白了…以前的時候會很開心地表示自己的喜悅,言語里都浸潤著笑意,現在雖然沒聽原句,但是,這樣的話語,真是讓人不知道該如何應答啊。以前還可以靠戰鬥的快感去緩解思念,對于變的和沖田君一樣強大充滿希望。現在呢?很難説啊,我理解能力常年不好,他的意思是否如表面所言一樣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是看著就覺得難過。

好的我叨叨完了,感謝您看完我的失智分析。每個人的想法和態度必然會有些不同,總之目前而言,我最近喪了幾天又好起來了。我還是信任他可以斬斷一切困難的, 所以我為此哭成个傻子也是沒有用的。現在還是選擇繼續認真地琢磨一下極化后的變化好了。

紅袖添香

#红袖添香
#燕燕自戏

远远的便瞅见灯火透过纸糊的窗,映出独立灯下的人影,低下头瞧着手中大红灯笼,暖光染红了青石小路,静谧的夜晚,只剩下一轮满月和灯烛摇曳。

点足走过小院里弯弯曲曲的道路,风拂过身边灌木枝叶,火烛的摆动更甚,影子胡乱挤成一团又渐渐散开。虽说听风也算件乐事,然一个女子深夜里听着总归有些诡异。

可不要有甚么鬼怪从某个熟悉的角落冒出来…! 夜里还是有些凉的,不禁打着寒颤加快步伐,没几步就到了书房门前,不必待房里人来开门,象征性地叩门几下后径自推了门探进个脑袋观察里面景象。

如豆灯火照着一杯茶一本书一个人,正襟危坐的便是此行要找的人,还好他在这,不然可就枉费了大半夜走这提心吊胆的几米路。他头也不抬只是盯着书卷,温润的声音带着长久不说话的嘶哑感觉,“燕儿,外头冷,赶紧进来吧。去炉旁暖暖手。”

这等好事岂有推辞的理儿,正巧决定今夜要将一些事情说清楚。跨过门槛步入温暖室内,恐慌与冷意一扫而空。将灯笼吹灭靠在门板上,依言走到他手边摆着的小香炉,白烟自莲花状的炉子里袅袅升起,一眼便无理由的喜欢上其造型,出声赞叹,“这香炉倒是精致。莲,花中君子者也,正和了你的品性。”稍微托起底座端详着那烟雾掉了个方向继续悠然地飘着。

“还是你懂我。”他赞许地点头,终于把视线从书上移开,满足的笑意漾开在眉目间,“你这身衣裳好看,衬得人更美了。”大方地接受了他的夸奖,不过是件寻常的红裙,哪里特别了?这话的意思,莫不是……

“红袖添香?”犹豫一会轻声吐出四个字,扑闪眼睫抿嘴望着他,果然看见一个愉快的微笑完整的出现在他脸上。他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套器具放在香炉旁,然后撑着脑袋继续看他的书。

看在焚香是件可以平复心情的雅事,也就便宜你王耀享受这“红袖添香夜读书”的艳福了。别人再怎么巴望着都没有这个福气。把旁边早已烧透了特制的小块炭墼,小心翼翼地放在香炉中,用瓷勺舀起细香灰把炭墼填埋起来。往香灰中戳些孔眼后放上隔火板。

素手捻起小小的香丸,放在其上,借着灰下炭墼的微火烤焙,香气随着烟缓缓飘荡在屋里,充盈在两人之间。这扑鼻却不刺激的绵长香气可是要慢慢烤出来的,不经历这复杂过程,香丸哪里会有这般奇异的味道?人亦如此,经历火的炽热方能使道德的沁香发挥出来。

用手放到灰面上方,判断灰下香饼的火势是过旺还是过弱。火势正好,于是也就闲下来了,手里暂时没有活计做了。忽而发觉碎发早就按耐不住,从精心挽起的发髻里滑落,仍然染着香的柔荑将发抚到耳后。

此时后知后觉发现他的目光已经看向这边很久了,脸颊莫名飞起红霞来,起唇时,那说败了多少人的巧舌瞬间和打了结似的,“耀,耀哥儿…?我脸上有香灰吗?!”

杏眼圆瞪柳眉倒竖,慌张的用袖子拭去实际上不存在的浮灰,他先是噗嗤一笑,后来忍不住就变成了放声大笑,就差一时拍着桌子笑岔了气。这到底是甚么情况啊?心里悸动不安,早早计划好的事情,会不会败露了?

他好不容易止住嘴角弧度,但眼角的笑意出卖了他,一句不明不白的“ 纤手轻轻整,玉炉香。 ”

奇奇怪怪,奇奇怪怪。许是看他这模样,本想说出的话语又憋回了心底。不过自己心里也清楚此类话语,凭借东方女子的含蓄是不可能说出口的。虽说街坊平日里都说王家的燕丫头,大大咧咧没个女孩样儿,但怎么说温婉仍是内心里抹不去的。

就此作罢,天时地利还缺了个人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