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系菀菀

[言為心聲]
微博@林紫菀菀菀 頭像@拜不画画登🌟
——感謝您因我而停留的短暫時間。

卷珠簾

#极东bg向#
[高亮:读前须知]
1.菊国设燕非国设还请注意,一个短打,背景交代不多,不严谨之处有,日后会考据一番再写成长篇的
2.燕燕第一視角,作为一个封建时期的女子,她的心性不会过于活泼。
3.这是我在名朋写的旧文,在这边存一份稿子,仅此而已。
介意的话请您移步,不介意的话还请继续往下看噢↓

      描眉如远山,染指似凤仙。玉簪挑起胭脂,在脸颊上晕开。镜中依稀可见女子精致妆容。然明眸善睐,是不必多加雕饰的出水芙蓉,故只是轻着淡妆。石榴红裙随着起身之举而摇曳生莲,银步摇上的花蕊微颤。玄发缀秀项,玉指压薄唇。

      穿珠帘而来的喧哗勾起思绪万千,透过缝隙可瞥见人头攒动之景,倒是不同寻常的很,端正地坐在窗前圆凳上,裙摆遮住绣花锦鞋,薄唇轻启,

  “今朝有何事,竟引得万人空巷?”

  “小姐,今日有来自外邦的使。”身后的丫鬟出声应道。

       不禁好奇地卷起整个珠帘,见到多日不见之阳光,居高而望,眼中只剩下那策马的白衣少年郎。一颗被绣楼禁锢已久的心灵在悄然高歌着。

       那时我仍年少,不知惊鸿一瞥会误了终生。

       我只当那人仅是一个遣唐使罢了。

       翌日华宴,水袖落下处又见他身影。他轻笑着与宝座上的君主交流着,谦逊颔首。

       丝竹声声,烟雾冉冉。踏着鼓点转动的玉足不知不觉滞在那人面前,飞霞的脸颊在舞袖飞扬中若隐若现。他也停住了谈话,抬起一双温凉的眼睛凝视着我,目光交汇时,远处天穹被烟火点亮。

       他在长安住了许久,绣楼是他每日必经之处。我就朝晖相守,卷帘而盼。一日他也看见了我,竟微微一笑。霎那间我羞红了脸,惊慌地提裙而隐入室内,额前花钿不知掉落在何方。

       那夜珠帘里浮现一轮皎月,竹枝下白衣独立,欲叩击门楣的双手在迟疑之后放下,终是拂袖而去,空留一方手帕。我站在帘幕的阴影处不敢多言语。

       次日我拿的那被白娟包裹着的花钿时,泪水洗去脸上铅华,沾湿捂在心口的手绢。我再次卷帘遥望,期望能见白衣依旧,却只见远去之使船。

      多年后那人重游故地,我已老去,布满华发,他容貌依旧。

    “今夜月色真美。很像那日华宴之时您的眼眸,望将来能和您共赏。”将要阖上的眼睑里映出他白衣似幻。

  “在下,不是遣唐使,而是国。因而难以与您相守。”

    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若时光逆转,若身份亦变,我们可否长相守?

    我只愿下一世做一个普通人伴你身边。

    我只愿下一世做一个国/家伴你身侧。

    可惜缘尽难回首。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