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系菀菀

[言為心聲]
微博@林紫菀菀菀 頭像@拜不画画登🌟
——感謝您因我而停留的短暫時間。

千年难买一醉

#丝路#
#燕燕第一视角#
   
    青葱玉指捻起丝绸帕子里精心包裹着的珠子,举起对着月光细细端详一番,只见原本就绚丽的珠子放出更加娇魅的光芒,其间一闪而过的光影似乎晃出了千年前的盛世。

    不愧是大秦珠!总算明白了那“耳后大秦珠”的胡姬为何那般美丽动人,十分之六七,都是这珠子的功劳。

    一甩袖将珠子抛在桌面上,碰撞相击发出清脆响声,如溪水遇石后飞溅起一般。只沉醉在这乐音里,不觉珠子在茂密草丛里失了踪影。

    拿起酒杯给自己灌酒,辛辣口感在喉间弥漫开来,一不小心动作过猛,过多的琼浆便尽数倾洒在素色长裙上,轻咳一声未来得及下肚的酒也就顺着颈脖打湿了衣襟。换做平常,定要为此懊恼上好一会,然后气呼呼地褪去衣裙赶紧洗干净来。

    此时却只是咯咯地笑出声,一把抹去残留在白皙肌肤上的酒汁,抓起酒坛子就起身向月亮敬酒,嚯,学着诗仙李白来举杯邀明月试试!摇摇晃晃低下头,举起坛子向地上影子晃了晃算是进酒了,也顾不上甚么别的,径自端着坛沿喝起来。反正,反正一直是孤身一人而已!也没有人会来赏月品酒的!只好在孤独的深院里顾影自怜。

    恍惚听闻一阵熟悉脚步声,不需回头便知晓来者何人,大.秦,大.秦,好久不见!见人没甚么反应,眼角随着嘴角一起耷拉下去,扮作一副可怜兮兮模样,企图用恍如多年没吃好吃的一般的神情逗乐他,不要这般沉默可好?

    好像没什么用,便换了个法子,拿酒坛为身前人满上,不见佳酿入杯只闻汁液落在地面上。嘻,好久没见过他,也好久没喝过酒,手都抖了。

   “你来迟了!罚酒三杯!”弯起眸子嘟嘟哝哝地,扑闪着一双眼眸,试图把手搭在他肩上还是落了空,整个人重心不稳摔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发丝尽披散在地上,裙角沾染了之前随手一洒的酒香。

    呜,疼!干脆接着酒劲便放声大哭,眼泪直掉的,“大.秦呜呜呜…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该罚!该罚!还有来了也不和我说句话,真是不知道我等你有多苦”。用手背抹去停不下来的眼泪,透过手指缝儿偷偷抬起眼帘察看人反应,只见他阖上眼摇头微笑,将手伸过来本想和从前一样安抚情绪,但手指直直穿过了头顶软发。嗨,年龄大了,都老糊涂咯!居然忘记了他早就不在了的事实。现在眼前的不过是记忆里的虚影罢了。他早就沉眠在黄沙漫漫里。千年前的帝王,如今又变成甚么模样了?可悲呀,可叹呀。

    忽而感觉身子一软便倒在地上,而后什么都不清楚了,醒来后入目熟悉的景物丝毫未变,原来此时身在自己房间,跌跌撞撞跑向镜子,镜子里的自己早没了因宿醉而飞霞的脸颊,也不知这浑浑噩噩的昏迷时光过了多久。

    此时心里蹦出那个失踪的珠子,抓了件披风围上就跑进了晨光熹微的院落,俯身寻找那枚小小珠子,只是得了一手带着青草香味的泥土。

   “哟,这么大清早找甚么东西呢?”秋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似乎夹杂着一声冷哼,慌张地回身看着她询问珠子下落,她袖口一抖便飞来一物,接过一看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大秦珠。紧握住出现了裂痕的珠子,贴近心像是在挽住甚么正在离去的东西。

   “这样珍贵的东西,坏了我都替你可惜!”微张唇打算解释一通之时她摇摇头转身就走,话也就没说出口,最终留孤身一人站在那里,只是低着头盯着自己脚尖上露水印儿。

     千年难买一醉,千年难买一醉。再好的烈酒也只能造成心里的一时麻木,可仍然逃不过内心诘责与因果轮回。倘若当时能尽一己之力是不是有另一种落幕方式,可否…摸索着冥冥天意携手至今?

    然而这世上可没有甚么重来的道理,也不可能有忘记故人的酒,借酒消愁什么的,果然还是令人更惆怅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