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系菀菀

[言為心聲]
微博@林紫菀菀菀 頭像@拜不画画登🌟
——感謝您因我而停留的短暫時間。

你是我的唯一,唯一的中国

#介于史向和日常向之间#
#金钱bg#
[高亮:读前须知]
1.燕燕第一视角请注意。
2.私设有。
介意还请您移步,不介意就请继续阅读噢↓

      夜色倾城。

      前几日微弱的星光随着月出而变得明亮起来。夜空开始慢慢明朗,谁泼墨染的远方被冲刷的干干净净。

       乌云不复长存。月亮也卷起黑漆漆的帘子露出白净姣好的面庞。好事,好事。
   
       但大晚上要我接机就不是件好事。①我揉着惺忪睡眼,不情不愿地站在机场浓郁的夜色里。黑夜张开双臂欢迎着旅人沉入梦乡,吞噬了我的哈欠连连。这种时候,天时,地利,人和,睡眠才为上上策。
   
       不满地小声嘟囔着,但旁边穿的严肃正经的人们实在让我无法痛快地抱怨。只得收敛了不满的表情,微笑着看着催人入睡的黑夜,一副大家闺秀仪态万千端庄矜持的模样,内心嗤之以鼻万分不爽愤愤不平。
   
       我,只,想,睡,觉。

      如同在私塾罚过一般站了许久,我连说话的兴致也没有了。
 
       等着等着,终于盼来了那架飞机。螺旋桨转动带起的风,凌冽地吹起额前鬓发,眯起眼睛借着微弱的月光审视着从机上走下的人。

       不过是异国访客罢了,何必我大半夜爬起来迎接?紧蹙的眉头不愿意松开,我很不满,也很生气。有什么比睡眠更打动我心?

       如此在内心埋怨着,想要移开视线,一刹那间瞥见一双熟悉的蓝眼睛,湛蓝如晴空。难道是他……?不会,应该是我眼花了。

       摇头叹息自己的视力,实则满含希望,缓缓走向那边。每走近一步,飞扬的灰尘就更加扰乱我的视线。

       “嘿,燕子!What's up ?”他嘿嘿地笑着,挠挠柔顺的金发。平光眼睛折射出晃眼的光芒,犹不及他蓝眸的一丝绚烂。好吧,我错了,这夜里也不仅适合睡觉,还适合见故人。

      “别跟我扯英语啦!老实交代,你怎么也来了?”确定来人后,烦闷下了眉梢眼角,却也不去往我心头。拽着他的衣角,笑得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状,他曾说过我笑起来比天上新月还要美哩!
 
       “我就是想你啦!你知道的,英雄也想要一个家!”他还是笑得那么灿烂,明明都长得人高马大了,笑容还像个孩童。说出来的话也像脱口而出一般。

      “嘁,算了吧,这是我家不是你家。你家在那边——”朝着远方努努嘴,一同用手展示着大洋彼岸的国度与这里的距离。

        有那么,那么远,远到难以逾越。

       “同时,我们还没有建交。你这种话,可是很微妙哦?”前些日子里,他还采取了孤立我的政策,想了想轻轻松开了拽住他的手,稍微往旁边站了一点拉开距离。

      “没问题的哟!这次我就是来找你商量这事哦!”他自信的拍着胸口,一副早已水到渠成的样子。我还是有些怀疑。不着痕迹地又拉开一些距离,然他忽然侧身看着我,眼里闪烁的是我没见过的感情,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我从来没见过。

      “那你以后可要听我的话。我希望你将来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半开玩笑半是真心话的说了一番话。随后捏起他领带一角,又扯扯他系的整整齐齐的领结,手中慢慢加大力度。“你同意么?”

      “我当然同意。你可是我的唯一,我心里不会有第二个中.国。”他突然俯下身贴着我耳朵轻轻说道,我羞红了半边脸颊说不出一句话。

       这次他只逗留了48小时左右,然而自他承认我的存在不可取代后,②他有事没事就往我这里跑。我多次劝阻却不了了之。于是乎他就光明正大地赖在我家里不走。

       “阿尔弗雷德你快回去啊!别在我这蹭饭了!”每天我都会挥舞着锅铲吼他几句,但每次他都露出一副惨兮兮的表情说离开我他会饿死。

        ……

       沉默半晌,算了,还是让他留在这里吧,来来回回机票也挺贵的。他每次都花我的钱飞来飞去,这可一点也不好玩。

——
b资料来源于百度百科,有删减。
背景:①基辛格在九日凌晨四时半同章文晋等陪同乘巴基斯坦民航707飞机直飞北京。当天12时15分到达北京南苑机场。周总理派叶剑英、黄华、熊向晖和韩叙等到机场迎接。
② 两国宣布双方自1979年1月1日起互相承认并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美国在联合公报中强调坚持一个中国原则
请假装燕子随着他们去接机,同时阿尔弗和基辛格一起出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