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系菀菀

[言為心聲]
微博@林紫菀菀菀 頭像@拜不画画登🌟
——感謝您因我而停留的短暫時間。

對安定的理解♪

屯一次對安定的角色理解。

大致說一下對於安定的總體印象——本丸裡乖巧的付喪神,戰場上兇狠的刀劍。這一點官方也有提到過,平日里的安定溫柔且成熟,戰鬥時獨有的魅力展露無疑。待在本丸的時候就像是一個鄰家少年,會靠在走廊里談笑,笑容溫暖,澄澈的藍色雙眸比晴空還要燦爛。一旦握起刀踏上戰場,那雙眸子里就像掛起了狂風暴雨,下手乾脆,不帶一絲猶豫便直逼敵軍要害。就是這樣看似矛盾的性格偏偏就融合在這個笑容乾淨的少年付喪神身上。

再按時間順序來整理思路。
最初的安定生活在沖田君的身邊,和新選組的各位一起成長。這個時期大概相當於孩童時期,對整個世界都一無所知,所接觸的一切都是沖田君所給予的。仰慕著舊主的安定,与沖田君漸漸變得有些相似了。無論是身著打扮還是使用的戰鬥方法,甚至是心性也受了極大的影響。這份感情,与清光之間的羈絆,將會永遠永遠伴隨著他——畢竟這是最早接觸的一切呀。所以戰鬥時的情態,平日里對沖田君毫不掩飾的憧憬,与清光之間微妙的關係,都可以理解了。【身為新選組的刀,無論遇到什麼困難,絕對不會認輸!】←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清光折斷,然後沖田病逝,自此安定下落不明。(雖說有人認為安定不是沖田的刀,我個人更認同下落不明這種說法啦)最信任的同伴和最仰慕的主人都離開了他,此時的安定可能接近崩潰,接二連三的打擊磨礪著他的性格,逼著他堅強起來。後遺症就是喜歡詢問審神者大人,“我有被愛著嗎?”非常沒有安全感,而且是那種即使得到肯定答覆也不敢相信的無安全感。

稍稍有些亂了💦回過頭去看來到本丸后的安定。這個時期他已經成長了,和以往的性格有一定的偏差。舊時隨著沖田君的意氣風發和狠戾淨數縮進心底,唯有在戰場上才有所顯現。平時掩藏起這份“不安定”,竭力放下開始新的生活。然而不可避免心裡還留著對沖田君的敬重,在日常生活中期望自己能變得溫柔,會像沖田君一樣,讓周圍人感到愉悅与溫暖。有考據説沖田平時可親且幽默,一旦要打打殺殺就…非常嚴苛。安定是最像他的存在,卻終究不是沖田,他也有自己獨特的一面。

——然後要開始瞎叨叨個人看法了,其中包含了不少個人感情与見解,非常不正經,純屬腦內幻想,可能与大眾眼中的安定不一樣。
*我自己對不同設定的想法↓
壬生狼安定可帥了,張狂得很,見到了會控制不住自己打call的手。花丸安定可愛得像個小天使,很戳心,搭上話后我會開心到亂碼。
但是我還是更喜歡介於兩種情況之間的安定(………)也就是我要表現的那種。在日常相處中,他可能會歡快地晃悠,能體諒他人感受,偶爾會變成氣氛擔當,卻是個貨真價實的男孩子,不會刻意扮可愛賣萌,更不會瞎搞事,自然不做作,有著自己的執著与理想。上了戰場也不會突然黑化,抱著敵人全都首落死的念頭戰鬥,說是“為了不讓沖田君所在的歷史受影響”或者是“為了報答審神者的恩情”會不會更好啊…?反正我個人更喜歡這种喔,以後的畫風也會與此類似。

从喜歡切磋和戰鬥時就激動起來的臺詞中,推測出安定對自己的劍術其實很自信,並且也想要提高實力。大概是用先發制人的方法去戰鬥,一般喜歡沖在前面,積極性很高。

我理想中的安定,大概是這樣的↓

“ 作為沖田君的佩刀,就算他不在了,也要堅強地活下去,這也是他對我的期望吧,怎麼能辜負呢。當然啦,經過了這麼久的磨練,現在的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為了審神者大人在揮刀噢。這一份忠誠和以前對沖田君是一樣的。 ”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