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系菀菀

[言為心聲]
微博@林紫菀菀菀 頭像@拜不画画登🌟
——感謝您因我而停留的短暫時間。

关于最新剧情的分析与毒奶


继续上一次的分析与推测♪
上篇戳这里↣ 上篇
可能有部分剧情我记得不是完全正确,欢迎指正,更欢迎找我讨论呀。

先来谈谈拥有最多疑点的夏尔,一个本应死去但是出现在楼梯上的人。

①被邪教(姑且这么称呼那群人)拉上祭台献给恶魔做祭品而亡,在少爷命塞巴斯蒂安放的火中被葬仪屋带走。我觉得回来的不一定是完整的本人,可能缺少了部分的灵魂或者和以前比改变了许多。除去身体上无法挽回的致命创伤,精神上的伤害更是不可避免,再加上几年没有作为“正常人”生活,而是呆在棺材里四处奔走,性格应该会有一定的扭曲。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还保留了对弟弟的的感情,这种感情不知该称作占有欲还是亲情或是爱。从“我不会责怪说谎的你”“我反而要责怪那些责备你说谎的人”(←不记得原句,大意若此)等言语可以发现,他对弟弟的宠爱一如既往,想要保护他,和他一直在一起的想法也没变。

在小时候弟弟说想开玩具店的时候宁愿抛弃爵位的事情中,稚气的言行很符合年龄特征(非常可爱),但当母亲说“你一定会成为伯爵”后,有一瞬间表情有些不对劲,好像黑化了一样,也许从这时候开始夏尔将爵位视为自己的东西了。当然这里可能是我的错觉,纯属想太多。这件事里还反应出了夏尔想和弟弟永远在一起,不想分开,对于弟弟要长大后要离开自己表示非常不满。个人觉得这更像是占有欲啊。

②夏尔回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应该是复原自己的家,排除以前没有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人,和唯一的亲人一起生活。先是去杀阿格尼和索玛。为什么判断杀了阿格尼的是夏尔?从索玛醒过来之后就打了少爷一拳,和被沙利文救下后愤恨的表情和“那张脸我不会忘记”的话语推测,他看到的肯定是夏尔,然后误以为是少爷。索玛再怎么神志不清也不会一醒过来就打自己的朋友,对比接受治疗后醒来没有打旁边的沙利文两人可知,他并没有因为阿格尼的死而完全不认人乱打一通。那么他会对自己想要保护的少爷出手,肯定是因为看见夏尔认错人了。话说他醒过来后应该会赶往宅邸去找“夏尔”理论,我估计是情绪激动不听劝地冲过去,静下来得知真相后又站在少爷一边。

再说回夏尔,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一直在针对塞巴斯蒂安,有着莫名的敌意,斥责他随意说话,斥责他把这里当自己家。估计请来那么多人就是为了赶走塞巴斯蒂安,因为他说过不会责怪弟弟,也不会舍得让别人来责骂弟弟,而塞巴斯蒂安可是代替了夏尔陪在心爱的弟弟身边的人(恶魔),在夏尔眼里就是夺走了弟弟的人,抢了自己位置的存在。这样的情况下,按照夏尔对弟弟的感情,肯定是要赶走塞巴斯蒂安才罢休。关于塞巴斯蒂安是恶魔这件事夏尔是否清楚,又了解多少不得而知,但如果他想知道,葬葬应该会告诉他的,不排除他知道契约的事情,并想保护弟弟的灵魂不被吃掉的可能性。

③夏尔的灵魂是最大的疑点,首先,他过去的走马灯剧场应该是完好的,还记得戒指被他称作“蓝色糖果”。至于葬葬用了什么手段使他有了灵魂我也猜不出来,但肯定不是往夏尔的身体里塞了个假的灵魂,按照他对凡多姆家的偏执程度,应该是不允许别人冒充成夏尔。而且若夏尔的灵魂真的被塞巴斯吃掉了,葬葬怎么把他找回来?要么就是塞巴斯蒂安当时吃的压根不是夏尔的灵魂——有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塞巴斯蒂安说夏尔的灵魂他已经收下的时候,还没签订不能撒谎的契约,也许那个时候是为了骗少爷签契约?当然夏尔已经死了是事实。但收到“过路费”才能出现的的那段话应该是真话,这样说来难道他收下的是之前有个突然死掉的孩子的灵魂作过路费?(就,用漏斗一样的东西喂饭的时候,有一个孩子已经死了然后被拖走了)还是在场的什么人的灵魂或者祭品?要么回来的夏尔压根没有灵魂🌚但可能性很小叭,瞎猜的。


紧接着谈谈少爷的事情。虽然对于哥哥回来的事情有一定心理准备,(←看到墙上的字表情不正常,嘱托沙利文不要给“自己”开门)但看到本人的时候还是受到了精神打击,事出突然,再加上夏尔这边安排的太巧妙了,估计短时间内都缓不过来。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成长了不少,但当时留哥哥一个人在那还烧了整个地方,于心还是有愧的。夏尔也许是少爷最大的心结吧,当时彻底不相信神明是因为夏尔被拖走,签下契约的内容也是和夏尔的愿望一样(想要力量),用夏尔的名字继承爵位并活下去的愧疚,这些都夹杂在一起沉沉压在少爷的心里,让一向坚定冷静的他突然如此失态。我相信少爷不会一直萎靡不振的…!也许刚签完契约后的冷酷与坚强是装出来的,但是在德国那边可以克服心魔清醒过来,现在也可以振作起来的。

话说少爷小时候比较软弱除了和天性有关,与身体不好,家人宠爱也有关系,作为弟弟一出生就有哥哥守着,其他人的关爱更不用说。这样的环境成长起来的孩子肯定是比较胆怯的,在失去亲人重新回到宅邸后转变这么大真的心疼。

回想之前少爷总说自己是个利己主义者,一切是为了自己,实际上这句话的前提都是为了活成哥哥想要的模样,而抛弃了自己的性格。

关于爵位继承问题,虽然一直以来恢复家业的是少爷,但按照当时制度,如果回来的是真正的夏尔,我觉得把爵位给他是完全没问题的,唯一过不去的坎是情感方面,少爷做了这么多却失去了爵位,以前的同伴(虽然他本人表示只是利用关系罢了,但旁观者看来他们都是朋友啊)还知道了真相,以后他们的去留都成未知数。

顺便我觉得仆人三人组和snake肯定站少爷这边,因为给予他们新生活的人是少爷啊。爱德华我就不清楚了,虽然总是怼少爷,但本质上还是个正直的人,大约非常震惊,最后会选择中立吧。


最后是塞巴斯蒂安,我看到很多人说唯一会留在少爷身边的塞巴斯蒂安,只是为了他的灵魂而已。我并不认同,个人觉得他们之间不仅是契约关系,还多了一定的羁绊。从客船篇的走马灯剧场可以看出,一开始磨合期的时候塞巴斯蒂安对年幼的主人表示非常头疼,有时还会背后吐槽。现在配合的就很好了,也没有真的感到少爷是个麻烦的小孩,并不会不满的抱怨几句。

坏心眼地借正经借口欺负少爷的行为从那时就有,但是那时候的欺负比较重啊,什么打手心一类的,现在也就是言语上调笑几句和故意让他穿女装而已(。)这样的态度变化很能说明问题,塞巴斯蒂安对少爷的认识已经从“麻烦的小鬼”变成了“美丽的灵魂”。不经意间塞巴斯蒂安已经被少爷吸引了,不再以单纯的吃掉美味的灵魂为目的。

再者,塞巴斯蒂安是有一套自己独特的美学的恶魔,大概可以认为是“无论对方怎样可悲,美丽至上。”对于现在的塞巴斯蒂安来说,少爷已经是美丽的存在了。所以塞巴斯会留下来也不完全是因为少爷的灵魂嘛,灵魂是主要原因,但除此之外还有那份说不清的羁绊。
——
以上就是我的全部分析和碎碎念啦,希望奶中一点是一点。现在就等枢娘更新143话🌝

评论

热度(11)